「功夫」related results Master (9) Gym (3) Post(14)
1 members ‧ 1 managers ‧ Administrator 莫偉強
0 members ‧ 1 managers ‧ Administrator Sam Lo
0 members ‧ 1 managers ‧ Administrator Bill Ng
譚煜林師父應邀為國際武術聯合會主辦的第一屆世界武術功夫日宣傳
希望更多人學習傳統中國功夫,使中國國粹得以承傳
師門傳承
要講長春八極的傳承,不能不提在清末至民國的八極顛峰人物李書文。李書文( 1862-1934),字同臣,滄州東南鄉鹽山王南良人,職業武師。李出身農家,家境貧寒。自幼聰明過人,機警超俗。幼因家貧,自功武丑準備從藝,其父不允,鼓勵李練高超武功,以改變命運。

由於李身材矮小,並且其家貧如洗,許多武師不願收入其為徒。李書文決心拜名師,非學出樣來,就到滄州武術最高的羅疃去學藝。李書文到張家八式房拜黃四海為師,得師爺張克明、師叔張拱辰之指點,其藝大進。李書文重招勢,輕套路,特別反對花法套子,刪繁就簡,還八極拳以古樸、簡捷、實用之風貌。他主張八極劈掛應兼而習之,因此,他所傳授的八極拳都參以一套劈掛掌,拳諺「八極參劈掛,神鬼都不怕」即由此而得。

李書文的武功令人歎為觀止,在武術界享譽甚高。民國修《滄縣誌》記載其拳藝高超、掌法奇妙,「拍擊燕客,若摧枯然」,以掌法排擊空氣,「離窗五尺許,窗紙震動有聲。」最精之藝為大槍之術,其喜槍入魔,人稱「槍癡」,「蠅集於壁,以槍刺之,應手落地,而壁不留痕。其與人較槍,恒以槍桿與之相攪,急掣槍柄,敵即前撲於地。」因而,武術界尊之為「神槍李」。

李書文身材短小瘠瘦,貌不驚人,卻功力奇大,交手以招狠手重著稱,平生收徒甚多,徒眾多以八極拳聞名於世,但傳藝很嚴,拳械皆精者以霍殿閣為著。

李書文就完全建立了八極拳的訓練體系和技擊體系,使八極拳更加科學完整進入顛峰時期。而李書文的三個弟子,也曾在激烈變革的中國近代史上扮演過奇異的角色。李書文的大弟子霍殿閣做過末代皇帝溥儀的武術教師和警衛官,直到偽滿。李書文的最後一個弟子劉雲樵,在國民黨政府警備隊服役,當過侍衛隊教官和蔣介石警衛。而與劉雲樵同時跟李書文學八極拳的李健吾,做過毛澤東主席的警衛。如此,傳奇般的李書文的三個弟子先後出現在多變的中國歷史權力層支撐點上,可見八極拳的強勁。

而八極得以傳播於長春,正是得李書文的弟子霍殿閣之功。霍殿閣(1886-1942),字秀亭,祖籍山東即墨,出生於河北滄州城東南鄉的小集鎮(今屬南皮縣),兄弟五人,排行在二。

霍殿閣自幼便酷愛武技,曾隨一李姓拳師習飄灑拳。17歲時拜李書文為師,學練八極拳、六合大槍。他學藝專心刻苦、廢寢忘食,且品質純厚,殊得恩師喜愛,經過十二年苦練,技藝日趨成熟。李書文開始帶他行走江湖,在實際比武中積累臨陣經驗,使技藝更為精湛。初時,師徒在天津一帶活動,並在天津建國道、中心公園教徒,後又被奉系黑龍江省駐軍第一師師長許蘭州聘為軍官學校武術教官。

自此,霍殿閣隨軍在哈爾濱、長春、瀋陽等地教授八極拳術。在這段時間裡,霍殿閣雖屢次與人交手較技,但總是贏人不傷人,又能扶危濟困,行俠仗義,很快在東北地區俠名遠播。

1924年,奉軍入關後,霍殿閣隨許蘭州來到天津,乃攜侄霍慶雲盤桓於許蘭州、李景林(直隸督辦)等處,傳功授藝。1927年,潛居在天津日本租界張園(現在的鞍山道,天津青年日報社處)的溥儀要請中國武師,經許蘭州、商衍瀛(清末翰林)二人介紹,霍殿閣、霍慶雲前去應試,霍殿閣僅以二指神功很輕鬆地戰勝日本武士工藤,霍慶雲則一招猛虎鑽襠舉起日本武士出口岩田。溥儀大喜,隨後聘任霍殿閣為自己的武術教師,任霍慶雲為御前侍衛。

1932年,溥儀來到長春(當時叫新京),做了偽滿州國的傀儡皇帝,霍殿閣隨之到了宮內府任少將武官。並以霍家弟子為骨幹組成「護軍」,保衛溥儀的安全。霍殿閣除在偽皇宮內教授溥儀、溥儉及皇后等人習武,同時又在宮外開場授徒。霍慶雲做為御前侍衛,統領護軍中的霍家弟子。由於彼時霍殿閣宮內事務繁忙,加之身份處境特殊,傳授霍家弟子之重任便由霍慶雲承擔了,這也是武術界不成文的規矩。

兩年後,霍殿閣之義兄、瀋陽戳腳翻子名家「鐵胳膊」周馨武,也來到長春,投奔霍殿閣,並在三馬路開場收徒,霍殿閣派霍慶雲協助周馨武,專授八極拳,這樣三馬路就成了八極拳的又一個傳播站,霍慶雲從此往來於皇宮內外及三馬路「把式房」,培養了一大批骨幹弟子。

周馨武(一八七六年至一九五九年),字振祿,河北省定興縣固城鎮人,戮腳翻子拳名家,在瀋陽與郝鳴九、胡老鳳一起成名。他還擅長硬功,人稱「「鐵胳膊周馨武」。在奉系軍閥時期,曾被省督軍聘為家庭武術教師。既是戮腳翻子名家,其弟子為何都練霍氏八極拳呢?

一九二二年神槍李書文過繼之子李萼堂在奉天騎兵旅任武術教官,一天同霍慶雲前往周的習武處。由於話不投機,便動起手來,李用八極槍術的劈袖一招,便把周的十三太保衣扣解開,周不服便又動拳術,李進步一掌,把周打得當場吐血,周實在招架不了,抱拳認輸,要求認李為師。但李萼堂那時才十八歲,周卻早已過不惑之年,如此大的年齡差距,李當然婉言拒絕,後由李萼堂介紹他入李書文門下。周馨武對武術孜孜不倦的追求,正好展現了一個知名武術家的坦蕩胸懷。

一九三二年霍殿閣、霍慶雲隨溥儀來到長春,周馨武得知後於一九三五年在李萼堂的介紹下,也來到長春投奔霍殿閣。兩位老人相見,互有好感。周此時已年近六旬,霍殿閣遂在長春東三馬路處,幫助他成立一個「把式房」傳授武術,當時周馨武要求弟子們主要習練八極拳。由於霍殿閣宮內事務繁忙,身份特殊,也很少有時間來「把式房」,只好派霍慶雲前去教授八極拳,霍慶雲不在時便由周代為督促弟子。

由於霍殿閣與周馨武感情甚好,周又年長,兩人便兄弟相稱,並經常一起研究切磋武藝。當時的學員很多,而且主要練習內容就是八極拳,雖然由霍慶雲傳授,但鑒於霍殿閣與周馨武的關係,學員們也就都稱霍慶雲為師兄了。

這段歷史頗為複雜,以至在東北流傳的八極,有長春八極及霍氏八極的不同叫法。周馨武所收弟子所練習的是八極拳,而不少是霍慶雲代師傳授,實是霍氏一脈相傳,但周的弟子銘感師恩,始終尊周馨武為師,此亦顯現中國傳統美德。所以,霍氏八極是對霍殿閣所傳八極拳的一種說法,包括所有練霍氏拳技的的人,長春八極是指長春市地域而言,基本與霍氏八極拳同源同流,只不過是兩種不同的提法。一個主要突出霍殿閣武技特點,另一個突出地域特點。

在周馨武的弟子中,譚吉堂老師是最為傑出的一位。譚吉堂老師1916年出生於山東縣上官村,吉林省武術協會顧問,長春市武術協會名譽主席。

譚8歲開始跟外公學長拳,20歲時去到長春定居。21歲開始在周馨武教授下,在三馬路武術館學習長拳、八極拳,直至現在。當年,譚吉堂亦常與霍慶雲大師兄交手過招,受了霍慶雲的薰陶,武技更見出色,由於二人與師兄趙炳南關係親密兼武藝高強,被人稱為東北三兄弟。

譚吉堂練武刻苦,最初用了八個月學習金剛八式,即每月只打同一動作,之後才學小架。直到26歲之後,就學六大開、應手拳、八大招、六肘頭、硬功夫等。雖然他長年在倉庫公司做勤務,但當空閒、食飯時間期間,亦會抽空積極地練習。

有一天霍慶雲問譚吉堂,師弟,你為什麼不練六肘頭?譚吉堂回答說:「師兄,我覺得肘打的範圍太短,實戰上用不上。」霍慶雲聽後,微笑一聲後,對譚吉堂說,那麼你隨便攻過來吧,我只用六肘頭跟你過招。那時,不管譚吉堂怎樣攻過去,霍慶雲也只是用六肘頭還手,連續把譚吉堂捽了7次。之後譚吉堂才發現六肘頭的利害,然後一改心態,加緊練習八極拳各種招式。

譚吉堂一直到29歲時,都是在三馬路武館裏練習的。每天晚上6時開始,練習到11時半,小架每次練習30至45分鐘,一日練習兩次,對接每日打20次。由於刻苦練習,使譚的八極拳達至高深的境界。長春八極門被人稱為最實戰的門派,而譚吉堂更有「譚快手」的稱號。在譚吉堂年青時,來自外間來挑戰霍慶雲的人,聽聞在見霍慶雲之前,有好多都被譚打敗了。

1979年5月,在南寧舉行的第一屆全國武術觀摩交流大會裡面,譚吉堂、霍慶雲、齊德昭等人以長春代表身份參加大會,霍、齊二人並在大會上表演對打。

譚吉堂老師孜孜不倦去栽培後人,直至90高齡,仍會指導徒弟練習,終其一生貢獻於中國傳統武術。多年來,譚老師所教徒弟不下逾千人,不少亨譽國內外,其中包括孫生亭、劉忠玉、何松吉、趙平、劉成金、李英等人。譚師致力教了不少弟子,值得一提的是,弟子李英、劉成金分別移居日本、深圳,使長春霍氏八極得以在海外、南方傳播,使日本人、香港人可睹長春八極的真貌,對八極未來發展有著深遠影響。

本文部分資料取材自《霍氏八極拳譜》、《八極拳─八極拳精髓》
【分享】
一班來自巴西的國術愛好者到訪南北國術會
佢地既螳螂對拆睇得出花左好多功夫彩排
佢地好識得欣賞我地既武術文化
世界功夫武術段位制總會 10段
阮奇山詠春拳



普遍人一提起詠春拳代表人物,有看過甄子丹先生的電影相信大家都會答:葉問。其實詠春拳能人輩出,名家好手絕不止於葉問一人,本篇文章就向大家介紹廣州詠春拳系中的代表人物--阮奇山。

詠春拳的傳承歷史,每個支系都不同。但由於香港人比較少接觸廣州詠春,所以在此簡略交代廣州詠春拳之傳承。詠春拳由福建莆田南少林,少林庵五枚師太所創。五枚後來傳授於苗順,再傳嚴二。嚴二再傳其女嚴詠春,之後由嚴詠春傳俾其夫婿梁博濤。因梁本身鍾情粵劇,經常觀賞紅船戲班瓊花會館的演出而結識了黃華寶、梁二娣,陸錦(俗稱“大花面“),及高佬忠。以武會友因而傳授詠春拳於上述四位。黄、梁二人後來傳梁贊(即葉問師公); 陸錦後傳馮少青及霍保全; 霍保全則傳拳于阮奇山(阮亦有一段時間於馮少青晚年時期習拳)。

阮奇山(1887—1956),出身於佛山商賈大族,父親阮寵明從事顏料化工業的生意。由於在家中排行第五之關系,有“阮老渣“的外號(意指“第五“)。由於家境富裕,所以自小無愁衣食,全副心思都能夠專注在習武上。阮寵明見兒子熱衷武術,便禮聘拳師霍保全向阮奇山及兄長阮濟雲,傳授蛇形拳法。兩兄弟之後又有緣於詠春傳人馮少青下學拳,正式踏入詠春拳門下。

憑藉對武術一腔熱忱,阮奇山很快便於武術界打出名堂,與其兄長不相伯仲。後來兄長阮濟雲受聘前往安南(現今越南)教授詠春拳于當地華人礦工(現時稱為“越南詠春“)。據說,阮濟雲因事故被捕,曾以雙手被銬下打贏十數名獄警而被賞識,受聘教授拳法于當地警方。相反,家境富裕的阮奇山畢生都沒有真正依靠授徒維生,加上他不愛將功夫外露,故此阮氏詠春於廣州的傳人不多。其中最有名氣,要數岑能。

阮奇山晚年之際,主要由經商的兒子照顧起居飲食,生活尚算無憂。可惜的是,阮奇山本身患有哮喘病,一直都是靠鴉片煙舒緩。1949年新政府成立,鴉片煙因而長期短缺,阮奇山身體急劇轉差,最終不到70歲便與世長辭。

雖然阮奇山作風低調、授徒極少,但阮氏詠春拳仍然有不俗發展。某程度上要歸功於上述提到的岑能。岑能本是另一詠春拳師張保的弟子,後來阮奇山見他天分高,便主動收為徒弟。岑能在1948年到廣州開設醫館及武館,將阮奇山所授之功夫發揚光大。現時阮系一脈的詠春傳人,大多出自岑能門下。

阮奇山所傳的詠春拳同樣有小念頭、尋橋、標指、木人樁法、六點半棍及二字拑陽刀等招式和套路,但其手法和勁力卻極具特色。例如在拳形上,阮奇山詠春有獨龍拳、偏身拳,以及拉馬箭拳等,與其他支流有明顯分別。而最獨特之處在於勁力方面,阮奇山詠春強調要逐步將拳打鬆,令全身六個大關節(即踝、膝、腰、膊、肘、腕)都可以隨時開合,肌肉放鬆而拳頭到最後一刻先握緊,這樣才能夠快速有力,此為“鬆勁“。


大家若想了解更多有關廣州詠春拳的資料,請繼續留意我的文章,或可直接聯絡本人查詢!
 



九龍公園功夫閣傳統楊氏太極劍
白眉功夫班招生...

教授...
招式系: 十字, 三門, 鷹爪黏橋, 四門
內功系: 直步, 九步推, 十八摩橋, 猛虎出林
兵器: 飛鳳雙刀, 十字棍, 大陣掍, 五行中欄棍

月費: 500元 四堂
Cost : HKD500 per 4 lessons

WhatsApp: 852-67634068


Introduction of PakMei KungFu (Martial Art)
- The History of PakMei KungFu
- Self Introduction
- The Introduction of PakMei System
n Practice of Handwork, Footwork and Movements
u Sup Gee Kuen “Cross Fist”,
u Sam Mun Kuen “Three Gates Punch”,
u Ying Jow Lim Kiu “Eagle Claw Sticky Forearm”,
u Say Mun Baat Gua “Four Gates Punch”,
n Practice of Internal Power
u Jik Bo Fist “Straight Step Punch”,
u Gow Bo Tui “Nine Steps Push”,
u Sup Baat Mor Kiu “18 Forms of Rubbing Forearm”,

u Mang Fu Chut Lam “Ferovious Tiger Exits Forest”
龍形張國泰師傅 - 黃龍穿心棍
功夫閣大刀表演
莫偉強蛇鶴詠春門功夫總會 學員 (15歲) 陳一峄拳擊散打比賽 (黑拳套,藍褲)
譚煜林師父原名譚政雄,為黃淳樑師父的親傳弟子,成立"詠春譚 武學中心"多年,致力推廣優良中國武術 - - 黃淳樑詠春拳學,自小醉心搏擊運動而學習詠春及自由搏擊,常參與泰拳自由搏擊及散打競技比賽,之後跟隨葉問宗師的弟子黃淳樑學習詠春拳學 (黃師父他外號"講手王", 代表與別人比試功夫稱王, 他曾是李小龍生前武學的授業師兄, 他倆經常討論武技, 更不時動手切磋。

黃師父曾受葉問宗師離世前指派黃先師父出任詠春體育會主席一職, 及後一直為該會服務至1997年離世前) 譚煜林師父跟隨黃淳樑師父習武時期, 常受黃師父正式委派協助打理武館事務如場地管理及處理收生事宜外, 主要幫忙指導初入門學弟武術和與同門鍛鍊, 不時有機會隨師父外出作詠春講學和親身與黃師父示範武藝,因此譚煜林師父精通詠春功夫及搏擊技巧,是一名資深的武術教練。